印度官方正面驳斥了近段时间以来西方媒体关于“印度正从俄罗斯狂买原油”的报道。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5月4日发布声明称,最近有文章企图对印度石油公司从俄罗斯购买原油的常规做法进行耸人听闻的炒作,这是“利用偏颇的数据进行虚假叙事”,属“进一步扰乱原已脆弱的全球石油市场的图谋的一部分”。该部门强调,与印度自身的能源消费量相比,从俄罗斯购买的能源依然微不足道。“印度的合法能源交易不应被政治化,能源贸易并不在制裁范围内。”

此事的起因是,自3月底开始,陆续有印度趁俄油出现史上最大折扣大肆采购的消息。近日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自2月下旬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印度的国有和私营炼油商已经购买了超过4000万桶俄罗斯原油,这比2021年全年俄罗斯向印度的原油出口量还要高出20%。该知情人士称,作为俄原油的少数剩余买家之一,印度正试图以更大的折扣购买俄油:寻求以每桶70美元的价格采购,相比之下,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的交易价格接近108美元。若俄罗斯同意价格要求,印度国有炼油商每月可能需要约1500万桶原油。

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在声明中表示,印度的能源需求巨大,每天的原油消耗量约为500万桶,炼油能力为250 MMTPA(百万公吨每年)。为了确保能源安全供应,印度能源公司从世界上所有石油生产商手中进行采购。印度的前十大进口地大多位于西亚,近期,美国已成为印度的主要原油来源国,供应价值近130亿美元的能源进口,在印度原油进口总量中占比近7.3%。

声明称,一些供应商的原油价格不断上涨,致使印度采取了多元化采购。“过去几年,印度能源公司一直在持续从俄罗斯采购能源。由于种种原因,每年的采购量会有所不同。”该部门认为,如果作为石油进口大国的印度现在突然撤回进口多元化策略,在一个已经受限的全球原油市场中只专注于剩余的供应商,这将导致进一步的市场波动和不稳定,继而推高国际油价。

声明指责一些基于未经证实消息源的媒体报道不负责任,最终只会为包括投机者在内的既得利益者服务,并建议“希望更好地了解不断变化的能源形势的记者们将注意力转向世界其他地区,这些国家才是俄罗斯能源的主要消费国。”

印度是全球第三大石油消费国,其中80%以上依赖进口。印度商务部的数据显示,去年其最大的石油供应来自中东产油国,还有大量来自美国和尼日利亚。

2月下旬俄乌局势升级后,随着美欧宣布多轮对俄制裁举措,炼油商和独立贸易商开始“自我制裁”,避险情绪升温,俄罗斯乌拉尔原油较布伦特原油出现大幅折价。4月29日,普氏评估的俄罗斯乌拉尔原油价格为71.48美元/桶,即期布伦特原油价格为106.13美元/桶。而在2月23日,乌拉尔原油价格为90.7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价格为100.48美元/桶。

据大宗商品研究机构Kpler的数据,2021年,印度的石油进口总量中只有约2%来自俄罗斯。今年1月和2月,印度没有从俄罗斯进口任何石油。但目前印度签订的乌拉尔石油合同量(约2600万桶)超过了2021年全年的采购量,涵盖3月至6月。

对于采购折扣俄油,印度官方人士曾多次回应。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4月初曾表示,“当油价上涨时,各国自然会进入市场并寻找有利的报价。”他补充称,“我很确定,如果我们再等两三个月,让我们看看谁将是俄罗斯天然气和石油的大买家,这份名单与之前的不会有太大区别。我怀疑,我们进入不了这份名单中的前十名。”印度石油部长哈迪普·辛格·普里称,印度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即使增加,也不到印度需求量的1%。

另据印度时报报道,该国财政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曼4月初表示,印度正以折扣价从俄罗斯购买原油,以确保其能源利益。“我们已经开始购买俄罗斯石油,并且已经购买了至少3到4天的供应……我们将把能源安全和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如果供应可以打折,为什么不买呢?”

印度“加码”采购俄罗斯石油的举动还引发了美国的不满。

美国总统拜登4月11日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视频会晤。按照白宫声明,拜登希望印度配合美国及其西方盟友扼杀俄罗斯能源收入的行动,提出“不要在此时加量购买俄罗斯石油等商品”。根据白宫发言人在记者会上所说,拜登在会晤中告诉莫迪,美国会“帮助印度实现能源来源多样化”,“总统同时表明,他认为加快或加量进口俄罗斯能源或其他商品不符合印度的利益”。

但印度政府没有应和上述美方表态。

4月中旬,当再次被问及俄油采购时,苏杰生反驳称,印度一个月内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总量可能少于欧洲一个下午的采购量。

第三方机构芬兰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俄乌冲突爆发的两个月后,俄罗斯化石燃料的最大买家是德国。此外,美国从俄罗斯采购的化石燃料进口量多于印度。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