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2022年5月5日晚间,生猪行业“一哥”——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002714.SZ,以下简称“牧原股份”)披露了2022年4月份的生猪销售简报:4月份,牧原股份销售生猪632.1万头(其中仔猪销售101.9万头),销售收入 79.42亿元。

由于牧原股份一季度曝出亏损52亿元,很多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未来充满了焦虑。

在深交所互动易上,投资者们纷纷提问:

“请如实回答最近6个月各猪场到底裁员了多少人?30%?是否有猪场出现经营困难、入不敷出的情况?”

“请问2021年第四季度的商品猪的完全成本是多少?”

“关于新一轮疫情严重性,还有上个月国家发布2022年新补贴养猪户,请问会不会对生猪仔出栏价下调,有没有直接的负面影响?”

“在当前生猪市场行情低迷的情况下,贵司2021年年报披露的存货中的消耗性生物资产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是否合理?不计提的依据是什么?”

截至发稿,牧原股份尚未回复这些问题。

一季度亏损52亿元

如果拿2021年4月份的生猪销售情况来对比,就会发现很多变化。

2021年4月份,牧原股份销售生猪314.5万头,只有2022年4月份的一半,但销售收入为79.24亿元,与2022年4月份接近。

原因出在生猪的价格上。2021年4月份商品猪的价格是21.11元/公斤,而2022年4月份商品猪的价格是12.56元/公斤。

生猪价格的持续低迷,或是导致牧原股份一季度巨亏的一个原因。

2022年4月29日晚间,牧原股份同时披露了2021年度报告和2022年一季报。一季报显示,牧原股份的净利润为-51.8亿元,上年同期为 69.6亿元,同比降幅达到174.4%。

继温氏股份(300498.SZ)、新希望(000876.SZ)在2021年分别曝出134亿元和96亿元亏损之后,牧原股份在2022年一季度也开始曝出巨额亏损。

牧原股份没有在一季报中解释亏损的原因。在5月5日的生猪销售数据披露中,牧原股份作出了三点风险提示。

牧原股份称,生猪市场价格的大幅波动(下降或上升),都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生猪市场价格变动的风险是整个生猪生产行业的系统风险,对任何一家生猪生产者来讲都是客观存在的、不可控制的外部风险;动物疫病是畜牧行业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风险。

此前,2021年12月15日,中诚信把牧原股份的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基于2021年以来生猪价格持续低迷,短期内价格反弹幅度有限;牧原股份2021年第三季度出现经营亏损,盈利及获现能力弱化;近两年公司投资规模较大,债务持续上升;公司近期商票逾期事件等因素;决定维持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2022年5月5日,牧原股份股价收于51.40元,总市值约2736亿元。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牧原股份董秘办公室,询问其二季度亏损金额是否会扩大?牧原股份相关人士回复称,这个问题要等到二季度数据出来才能知道。

行业持续低迷,投资者焦虑

作为猪肉行业龙头企业,牧原股份有“猪茅”(猪中茅台)的称号,亦被视为行业风向标。在新希望、温氏股份2021年纷纷曝出巨亏之后,牧原股份一度被业界认为是抗风险能力最强的。

在4月13日,就有投资者向牧原股份提问:“新希望2021三季度仔猪断奶成本在470-480左右,四季度受到些冬季疫情的影响,断奶成本在500左右。而贵公司调研季度显示‘落地’成本仅仅210元,公司能否将低成本秘方分享一下?谢谢。”

牧原股份回复: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不断探索创新,已建立了完整的“曾祖代-祖代-父母代-商品代生猪”的繁殖体系,形成了轮回二元育种体系。公司生产的二元母猪可同时满足种用和商品用需求。通过轮回二元母猪的留种既可以为公司提供高品质商品猪来源,也可以支撑发展所需的种猪供应。当前公司仔猪均为自繁所得,无外购仔猪,因此仔猪成本具有一定优势。下一步公司将持续提升自身能力,实现整体养殖成本的下降,提升公司盈利能力与水平,更好地回馈股东。

虽然一季度曝出亏损52亿元,由于2021年净利润尚有69亿元人民币,牧原股份仍然坚持对股东进行分红——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48元(含税),不送红股不转增。

以牧原股份5月5日的收盘股价52.24元来算,2021年的股息率大约为0.47%。对此有投资者提问:“公司五一前收盘价52元,十股520元,公司是如何根据去年利润和公司情况决定520元分红2.48元的,会不会上市公司最低?”

截至发稿,牧原股份尚未回应该投资者。

目前整个生猪行业普遍亏损,仍然处于持续低迷状态。2018年底,在非洲猪瘟影响下,猪肉供应缺口导致猪肉价格暴涨,2019年-2020年养殖场户普遍扩张产能,尤其规模化养殖企业产能激增,2021年扩张虽相对有所减少,但鉴于新增扩张产能投产需要通常2年-3年的建设周期,短期内产能增长难以刹车,生猪市场转向供过于求状态,2021年猪价整体下跌明显,养殖端开始出现亏损并蔓延至产业上下游环节。生猪行情进入下行周期至今。

不过,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国内生猪的期货价格有所回升,LHL9生猪期货指数从已从15000涨至18000。主力合约生猪2209的5月5日收盘价格是每手18395元。

目前已经有投资者通过深交所互动易向牧原股份“讨债”。

2022年4月21日,有投资者提问:“贵公司与河南牧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什么关系?2020年,我公司给河南牧原建筑辽宁项目供建设猪舍所用钢结构材料,质保金于2022年1月到期,河南牧原建筑应付未付,是啥原因?是不是贵公司现金流出了问题?”

截至发稿,牧原股份尚未回复该问题。

股权结构显示,河南牧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牧原建筑”)是牧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原实业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属于同一实际控制人秦英林和钱瑛控制下的企业。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牧原股份董秘办公室,询问该投资者反映的河南牧原建筑拖欠工程款质保金的情况是否属实?牧原股份相关人士回复称,河南牧原建筑不在上市公司体系内,仅是关联公司,是母公司的另外一个子公司。

由于2019年猪价空前高涨,大型养殖企业现金流宽裕,养殖企业加快扩张步伐,在建工程呈指数式上涨,龙头企业不断提升规模化养殖水平,市场竞争不断加剧。同时,产业的疯狂扩张也为2020年年末至今的生猪产能过剩埋下伏笔。大型养殖企业多数回吐前两年盈利,行业现金流趋于枯竭。

生猪行业何时能够复苏,目前没有定论。

牧原股份一直被行业内其他同行视为企业学习的方向,但如今亏损是否在接下来的第二季度扩大并且持续亏损,是投资者们最担心的问题。

作者 admin